设置

关灯

第十章莫须有

    结婚以来,他一直都想努力融入夏家,接受新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可一次又一次的忍耐妥协换来的是什么?

    是连离婚这种事情,龚秋玲这个做岳母的都能替女儿说出来。

    当他是什么?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。

    夏明明看有些僵持,忙道:“姐夫,人要有知足之心。你想想当初韩叔叔病重,若不是我爸好心,结果是怎样?再说了,你跟我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没什么感情,好聚好散,大家以后还能见面。”

    这话冠冕堂皇至极,如果不是她眼中闪着的得意,韩东甚至会以为她是真心相劝。

    心里一动,他忽的想到岳母误会自己去银河ktv会否是夏明明从中作梗?

    自己今天显然是得罪了她。猜测一起,越想越是极有可能。

    夏明明这人坏主意一个连着一个,这个从为人处世上就能看出来,做事泼辣而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他停了停:“妈,你干涉我跟小梦的婚姻我能理解。但离婚总要有个说法,不能别人说我去了银河ktv,您就相信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淡声道:“你是说我不辨是非?”

    “我没这意思,是想看看证据。您说有人看到我去了,能拿出照片的话我无话可说,否则就让她过来跟我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眼角余光下意识看向夏明明。

    如此轻微的小动作,让韩东更加确信自己所想。

    肯定是夏明明恼中午发生的事情,弄出了这么一件乌龙般的恶作剧。

    可悲的是,夏梦或者龚秋玲应该都知道夏明明在故意说谎,却仍旧故意选择了相信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少避重就轻,就说这婚你到底离还是不离?”

    韩东看着她那张娇俏秀气的小脸:“离不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,你们就算看不起,看不惯我。这婚,我也绝对不会轻易离掉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印象里的韩东在她面前一直都唯唯诺诺,哪有如此针锋相对之时,怒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韩东却没了呆下去的心思,转身上楼回房。

    龚秋玲愤怒之余也是慢慢冷静下来,转头看向小女儿:“你到底有没有亲眼见你姐夫去银河ktv!”

    夏明明笑嘻嘻道:“我看着有点像他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麻烦精!”

    龚秋玲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狠狠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夏明明拉住了她胳膊,满脸笑容:“妈,左右我姐是想离婚,我就琢磨着正好借题发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东拖着疲乏的脚步回房,浑身就如被抽干了力气。

    他喜欢夏梦,可这绝对不是他坚持不离婚的理由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种婚姻,这种家庭索然无趣。

    可是,不敢离。

    他父亲心脏刚动手术不久,经不住如此大的变故。韩东很清楚,自己父亲特别喜欢夏梦这个儿媳妇。平时口口声声叮嘱他的也是,不要辜负她,好好在一块生活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是在夏家过的狗也不如,他仍旧会强行忍耐。至少,等自己父亲身体好一些之后再慢慢说。

    更何况,潜意识里,他对夏梦还抱有幻想。

    想到她在跟自己离婚以后,与别的男人亲亲我我,心内像生生被扎了根刺。